第二百六十七章、首先排除一个正确答案


本站公告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,天气晴朗。

    大阪的天气似乎不错。

    经历了一晚劳累的黑泽凛,稍微显得精神不振。

    他昨天夜里一直在想着琴酒开枪射杀坂田的事情,但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坂田警官一不知道组织的存在,二和组织也并没有什么联系。

    虽然他和组织的逃犯沼渊己一郎稍有联系,将他藏在山林中,避免了组织的“追杀”。琴酒射杀坂田的行为,或许可以解释为“消灭叛徒之后,顺便消灭藏匿叛徒之人”。

    但这只是建立在“琴酒的目标是沼渊己一郎,并且已经被找到”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且不说连工藤新一的名字都能忘记的琴酒,会不会记得沼渊这一个小人物的名字,而且还亲自来追杀他。

    就算琴酒的目标真的是沼渊,昨天夜里,黑泽凛想到这一可能性的时候,就已经到藏匿沼渊己一郎的木屋确认,确认了沼渊己一郎并没有被琴酒灭杀。

    甚至,在他特意将“活”的沼渊,放在琴酒的狙击点大楼之后,他也没有得到任何沼渊被杀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基本就可以排除,琴酒射杀坂田警官,是因为他藏匿了沼渊己一郎。

    那琴酒为什么会杀掉坂田警官呢?

    黑泽凛叹了一口气,问题又回到了最初的原点,他在外面绕了一个很大的圈,然而,在解决问题上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。

    其实,黑泽凛还有一个猜测。

    那就是琴酒开枪其实是为了救下可能被坂田警官杀害的自己。

    但这实在是太离谱的,一直对自己不冷不热,甚至可能抱有恶意的琴酒怎么可能会这样做呢?

    还没开始调查,黑泽凛就成功排除掉了正确答案。

    他下了楼来到酒店的大厅,望着外面姣好的阳光,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,嘴里碎碎念。

    “果然要好好调查坂田警官一下……保不准他和组织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关系啊。”

    这样想也无可厚非,毕竟黑泽凛所知道的,也只有原剧情提及的内容。但那只是漫画,不是现实,龙套人物不只有漫画中片面地展示。

    谁会知道在剧情背后,他们是否还隐藏着什么秘密?

    四处环顾了一圈,没有看到柯南毛利等人的身影,这一伙人似乎到现在还没起床。服部也没到酒店等候,似乎只有自己早早起床,准备去“查案”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,其实自己这个冒牌侦探还是蛮“敬业”的。

    毛利大叔会不会跟着继续调查这件事他不确定,但那两个侦探小子,一定会抓着这几起案件不撒手的。

    到时候,只要跟在他们的屁股后面,就能顺利得到有关坂田的信息,自己也就能看看,其中是否隐藏着坂田和组织可能存在的接触中,遗留下来的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当然这只是他的猜测而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坐在大厅的等候处发呆,过了好长时间,黑泽凛才看到柯南一行人晃晃悠悠地从电梯中走出来,服部意外的也在他们之中,大概是因为昨天查完案懒得回家,就直接和柯南挤一张床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中,除了小兰以外,每个人都带着黑眼圈,一副身体被掏空的模样,越是这样,黑泽凛越是要元气满满地和他们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早呀。”他对着几人挥了挥手“嗬啊~早……”柯南打了一个哈欠,有气无力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毛利小五郎迷迷糊糊地没说话,小兰则是拽了拽他,没啥反应之后一脸无奈地回应黑泽凛的早安。

    “早上好呀,凛君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上去睡得不错呢。”小兰回头看向身后萎靡不振的几人,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。

    “他们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睡眠不足。”小兰叹了口气看向身后,“这两个人是大半夜回到酒店,讨论了一晚上的案件,几乎没睡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则是因为晚上喝得太多了,第二天早起宿醉……算了,我都已经习惯了。”语气里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嫌弃,稍显心累的表情让黑泽凛都忍不住有点心疼这个女孩。

    也是,摊上这样不省心的老爸,谁会不心累。

    心疼小兰一秒钟。

    听完小兰的解释,黑泽凛看向小兰身后,毛利小五郎脸色难看,时不时还捂着肚子扶着头,一副宿醉未醒的样子,服部则站在柯南的身旁,两人满脸困倦,十分默契地一起打着哈欠。

    黑泽凛眨了眨眼看向服部,虽然他早就看到他了,但还是装成有些惊讶的样子道:“诶?平次哥你在啊?我还以为你回家了呢,刚刚没仔细看,没注意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因为太黑了吗……”这句话说得声音有点小,但还是清楚地被对面的几人听到。

    柯南默默地回头看了一眼服部,转过头疯狂憋笑。

    黑泽凛说得没毛病啊。

    服部这家伙,好像确实有那么“亿”丢丢黑。

    服部眉头狂跳,整个人一下子就精神了,刚要和黑泽凛对线,就听黑泽凛一脸凝重问道:

    “听说昨天又发生案件了?”

    原本准备对线battle一下黑不黑问题的服部立马正经起来,开始讲述昨天他和柯南经历的事情:

    “没错,昨天我和柯南去狙击点附近调查,在那栋大楼的天台大门之上,发现了已经奄奄一息的沼渊己一郎。”

    “幸好我们赶去得及时,不然再晚几分钟,发现的可能就是沼渊己一郎的尸体了。”服部一脸凝重。

    “沼渊己一郎?”黑泽凛装作疑惑。

    昨天他并没有跟着柯南和服部到冈崎澄江家调查,所以他应该不知道有关沼渊己一郎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旁的小兰和毛利昨天听了一晚上两人的分析,就算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去调查,对大概的局势也有所了解。

    小兰回想了一下,对着黑泽凛解释道:“那个叫做沼渊己一郎好像是一个通缉犯,他和之前的连环杀人案中的几名被害者参加过同一个驾校集训班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黑泽凛点点头,手托着下巴,“所以说,沼渊己一郎是大阪连续杀人事件的第四名被害者了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柯南摇头,“大阪连续杀人事件已经结束了,企图杀害沼渊己一郎的是另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黑泽凛当然知道,毕竟下手的就是他,不过他可没想杀害沼渊己一郎,只是想让沼渊得到安全而细致地照顾罢了。

    “大阪连环杀人案的犯人已经抓到了吗?”黑泽凛眨着眼,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“啊,已经抓到了。”柯南沉默了一会,“或者说,那个犯人已经不可能再去杀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坂田警官他,已经死掉了啊……”8)58xs8.com